哈尔滨毁林建财神庙 官员称修庙是信仰自由

调查动机

崩山毁林,是为了建财神庙,且山脚下建一座,半山腰也建一座,两座财神庙各有其主,当地官员称是“信仰自由”。如此怪事发生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著名旅游景点帽儿山。更令人吃惊的是,两座财神庙均没有通过任何审批手续……

□本报记者张冲

“山脚下建一座庙、半山腰再建一座庙,而且两个都是财神庙,被称为哈尔滨后花园的旅游区莫非是要改造成神坛?”近日,《法制日报》记者接到举报称,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著名旅游景点帽儿山,在建两座没有任何审批手续的财神庙,且两座财神庙分属两个“户主”,一个是镇政府,另一个是东北林业大学。

镇政府、大学为何“齐供”财神?《法制日报》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同一座山上的两座财神庙

帽儿山位于黑龙江省南部尚志市帽儿山镇,距离哈尔滨市84公里,最高海拔805米,由侏罗纪中酸性火册岩构成,是哈尔滨市附近的最高峰。

记者接到的举报信是来自帽儿山周边的元宝村、老道沟村、富民村的联名举报信。信中称,帽儿山是国家重点公益林区,同时是东北林业大学的实验教学基地。近年来旅游事业兴旺,带动了帽儿山周边地区的发展,村民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从2012年5月开始,哈尔滨天马旅游公司的赵宝军拿出一张规划图,说跟东北林业大学已经谈好合作,并投资3600万元人民币,修建索道和山门。  

今年年初,赵宝军雇人用炸药在帽儿山半山腰大片毁林,并用铲车开道挖沟,造成严重的水土流失及植被破坏。

根据举报信的内容,记者于9月4日前往实地踏查。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记者从帽儿山镇元宝村吕家围子屯进入,在帽儿山山脚下看到一个由彩钢板搭建的简易工棚,一块悬挂的塑料宣传板上写着“元宝山财神庙施工现场”字样,并画有财神庙建成后的效果图。施工现场周围的树木已经被严重损毁,大约3万平方米的林木已经变成翻浆黄土,施工现场几名工人正在打水井。

据带路的村民介绍,虽然这个元宝山财神庙也同样没有任何审批手续,但并非是举报信上所指的财神庙。“半山腰还有一个,是归属于东北林业大学的旅游开发合作项目。刚刚看到的山脚下的这个财神庙是帽儿山镇政府的行政管辖区域。”村民边说边带领记者往半山腰走去。

镇政府与大学争利多年

从吕家围子屯上山入口进入,步行20分钟山路后便可清晰地看到满山林海当中的一处仿若“天坑”的空地,大约20亩左右的翻浆面格外醒目。据村民讲,所谓的“天坑”其实是人为使用火药崩炸的,毁了大片的林木,就是为了建造财神庙。施工现场几个农民工模样的男子告诉记者:“财神庙现在已经停工了,听说没有获得任何审批手续,而且毁了不少林木,公安把人都抓走了。”

帽儿山风景区为什么一山建两座财神庙?建庙是否经过土地、立项、规划等审批?崩山的民用炸药是从哪来的?记者带着一系列问题来到尚志市市委宣传部,不凑巧的是尚志市正在召开全市机关运动会,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留下记者的采访提纲后表示会尽快向领导汇报。

9月11日,尚志市帽儿山镇副镇长高峰和尚志市公安局治安大队队长顾祥东一同对记者的采访提纲进行了答复。

副镇长高峰介绍说,帽儿山脚下建设的元宝山财神庙位置确实归属于地方政府行政管辖区,也未获得土地、规划等部门的审批,属于私建乱建,已经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并责令停工。而半山腰上的在建财神庙则属于东北林业大学的管辖范围,也确实是哈尔滨市天马旅游公司一个叫赵宝军的人与林业大学共同谈的旅游开发合作。但是因为毁林非常严重,黑龙江省森林公安局已经将赵宝军抓获,立案调查。

“没错,山上属于东北林业大学的教学实践基地,出现违法行为直接由森林公安局调查,地方没有管辖权。”一旁的顾祥东对记者说,关于私藏爆破炸药的事我们也查过,半山腰上的财神庙是从2012年8月开始建设的,犯罪嫌疑人赵宝军雇佣了两台钩机,属于自行挖掘并非火药爆破,民警对参与作业的两名钩机司机也分别作了笔录。所以,私藏炸药等危险物品的事情应该不存在,老百姓们听到的响声有可能是游客们搞篝火晚会时放的烟花爆竹。

帽儿山风景区有没有统一的旅游规划?高峰表示,做一个系统的景区规划可能要花费四五百万元,镇政府出不起这个钱,所以一直没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山上的面积归属林业大学,山下归属帽儿山镇政府,几年来双方的利益冲突始终不断。“就拿帽儿山漂流来说,蜿蜒的水流线路长达几公里,源头虽然归属地方区域,但却有部分干流途经东北林业大学的区域,每年夏天来漂流的人特别多,镇政府和大学之间因为争夺管理收费权的问题就‘打’了好几年。去年开始算是双方都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谈,就算是合作共同管理吧。”高峰无奈地说。

大学称一个基地多套牌子

9月12日,记者来到东北林业大学进行采访。宣传部副部长侯彦杰介绍说,帽儿山所有的山上面积都归林业大学管理,是重要的教学实践基地,也叫帽儿山实验林场,始建于1958年,1992年被评为国家森林公园。林场每年接待国内外几百名学者、教授来场进行科研、学术交流或联合攻关。

听记者讲述帽儿山上建设财神庙的事情,侯彦杰很惊讶地表示自己不清楚此事,并当即给帽儿山林场的办公室主任拨通了电话。在两人通话中侯彦杰说少听多,10分钟后挂断电话。“记者同志,这里面的事情可能有些复杂,我明天就让林场方面组织个书面情况说明交给你行吗?”

9月13日上午,记者接到侯彦杰的短信息:“记者你好,关于帽儿山的事宜怕书面材料说不清,你直接给林场主任李俊涛打电话吧。”

记者拨通李俊涛的电话,对方称半山腰的财神庙占用土地并不归属东北林业大学,而且也没听说有公安机关抓了人,即使有问题也应该是由地方政府来负责,不归林业部门管理。赵宝军是跟林业大学一起搞旅游开发,但具体的合作内容属于商业机密,不便向记者透露。

林场搞旅游开发不会影响学生们日常的教学实践活动吗?面对记者的追问,电话中的李主任有些不耐烦地说:“那不影响,帽儿山还是国家森林公园呢。我们这里有好几套牌子,很正常的事儿。”

随后,记者从黑龙江省森林公安局了解到,关于赵宝军非法占地的案件于2013年6月6日立案,具体的办案单位是黑龙江省森林公安局尚志分局,目前犯罪嫌疑人赵宝军已经取保候审。

记者再次拨打帽儿山林场主任李俊涛的电话,将从公安机关了解的情况告知后,李俊涛说,笼统地讲,帽儿山上的面积都归东北林业大学,但实际上也有小部分历史遗留的农民耕地。赵宝军盖财神庙的事我们知道,但是没人同意他毁林子。

记者要求李俊涛出具林地使用权证或其他材料对其说辞进行证明,李俊涛表示土地的问题错综复杂,林场没什么证据可提供。

截稿前,尚志市一位官员对《法制日报》记者说出自己的看法:“修庙是信仰自由嘛!”

本报哈尔滨10月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