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微光(4)——开工就在破晓前

19日凌晨5点,黄师傅和朋友拉车从舜耕路穿过,前往工厂加班。本报记者 邱志强 摄

19日凌晨5点,黄师傅和朋友拉车从舜耕路穿过,前往工厂加班。本报记者 邱志强 摄

11月20日凌晨4点半,102电车司机刘怀奎忙着检查车辆,刘师傅已经连续4年开头班车了。 记者王鸿光摄-2

11月20日凌晨4点半,102电车司机刘怀奎忙着检查车辆,刘师傅已经连续4年开头班车了。 记者王鸿光摄-2

19日凌晨3点,来自济宁的高师傅在蔬菜批发市场忙着整理货物。本报记者 邱志强 摄

19日凌晨3点,来自济宁的高师傅在蔬菜批发市场忙着整理货物。本报记者 邱志强 摄

20日凌晨四点半,济南市城管局机扫大队的刘长郢师傅正在路灯下清扫路面   本报记者 王媛 摄 2

20日凌晨四点半,济南市城管局机扫大队的刘长郢师傅正在路灯下清扫路面 本报记者 王媛 摄 2

凌晨四点,许多送奶员在佳宝乳业燕东订奶站取奶,“四点来就已经送了好几回啦,送奶多的凌晨一两点就到了”一位送奶员告诉记者

凌晨四点,许多送奶员在佳宝乳业燕东订奶站取奶,“四点来就已经送了好几回啦,送奶多的凌晨一两点就到了”一位送奶员告诉记者

当钟表的指针指向凌晨三点,整个城市还在沉睡。这时,一辆洒水车洒过路面,淡淡的水汽在车灯的反射下飘飘渺渺地升起。路口拐 角处,夫妻俩将细细长长的油条轻轻下锅,伴着炉底蓝紫色的火苗发出滋滋啦啦的香气。借着昏黄的路灯,保洁员刘师傅已经扫完负责的 那个街区。打着哈欠,杨师傅的一货车海鲜一会儿功夫就被商贩们拉去。钥匙一拧,趁着热车,公交司机刘师傅拿起抹布仔细地擦擦车窗 玻璃。

是的,在你还在沉睡的时候,他们已经披星戴月、步履匆匆地开启了新一天的程序。

19日凌晨三点左右,在济南棋盘小区,一盏小小的白炽灯下,李师傅和妻子忙碌着生火、热油、和面、下锅,不一会儿一锅油条就香 喷喷地出锅了。李师傅一家来自泰安,来济南炸油条已经20多年了,但依然属于“济飘”,租着不大的房子,每天凌晨早起忙活,挣钱供 儿子上学。“早上来买我们油条的人排队排出老远去。”李师傅自豪地说,“我们最大的梦想就是多卖点油条,能真正在济南安个家,所 以再苦再累都不算啥。”

济南海鲜市场“醒”的比其他地方都要早一些,凌晨3点这里已经是车水马龙,来往的人群熙熙融融,叫卖的呐喊泛着生活淳朴的回音,让人不禁想起一首很老的电视剧主题曲《不夜城传奇》。从济宁开车赶来进货的老高晚上11点就出发,凌晨2点到了海鲜市场后马上开始装货,忙到早上5点左右就要开车往回赶。一夜下来根本没有时间休息,但老高说只要能多挣点钱,再苦再累也要干。

就是这样一群群普通的人,为了生活奔波在黎明前的凌晨,在天色破晓之前,在我们熟睡的梦乡里,他们早已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如果你在白天遇到一个打盹的人,先别忙着去嘲笑他的慵懒,因为也许他就是那些凌晨3点开工的劳动者之一。

文/ 本报记者 王媛 邱志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