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济南办画展:家乡让我充满感动和温暖

10月18日,倪萍在画展活动现场向观众致意。 □新华社发

□ 本报记者 于国鹏 本报实习生 崔菲菲

10月18日上午,作为十艺节系列活动之一,“家在山东——倪萍绘画作品展”在山东省美术馆(老馆)举办。倪萍当过节目主持人,写过书,拍过电影电视剧,包括现在画画,都赢得了极大的名气。名气再大,她也忘不了自己的老家山东,这次专门带着自己的85幅画作,来向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汇报。老家的“粉丝们”也表现出足够的热情,展厅里人潮涌动,争相先睹为快,就连签售画集的桌子前,也早早排起了长队。

在简单的开幕仪式上,山东省美术馆馆长徐青峰向倪萍赠送了一幅版画。这件作品的名字叫《春风万里》,是1979年著名版画家陈川根据倪萍的形象创作的。这幅珍贵的版画让倪萍惊喜不已。倪萍回赠了自己的画集。看到这么多人前来观看自己的画展,包括在山东艺术学院学习时的老师、同学,还有在济南工作时的同事们,倪萍非常感动,她说:“来到这里,心里一直充满感动和温暖。”

谈济南:近乡情怯

开幕仪式上,专门设置了一个环节,请倪萍致词。

她边往话筒前走,边脱下外套,眼睛有些湿润。她动情地说:“把外套脱了,热,心里热。”

对济南的感情,在那些曾经熟悉的街巷,曾经熟悉的人。倪萍说:“在解放桥那里,我差不多住了10年。从18岁来到这里,27岁离开,整整10年,最青春的时光。我的第一部电影、第一部电视剧、第一部话剧,包括第一次婚姻,这么多的第一次,都是在这个城市发生的,又怎能忘了呢?”

她回忆说,当时骑着自行车,经七纬二路、解放桥等地都逛遍了,每一处都非常熟悉,“还到山师那边逛街,买便宜衣服。”

离开这么多年,倪萍说,心里其实一直充满着深深的爱,深深的思念,一直没回来,还是因为近乡情怯,“有时候不敢去想。这次回来办画展,其实是内心里想回来。再不回来,快走不动了,快60了。”

家乡人也给予她足够的热情和礼遇,很多人早早就来到展厅外,等着展览开幕,等着与她见上一面。倪萍说:“我的画不怎么样,这么多人来捧场,我非常感动。我不是一个没有经历过事情的人,也不是第一次举行画展,原以为这一次也可以很平静、很平常,但是今天心里确实很激动,这个我是没有想到的。刚才看到读书时教过我的老师拄着拐杖过来,我的眼泪唰得就下来了。”

她主动走到台前,蹲下来与前来观看展览的老乡们合影,她开玩笑地对拍照的媒体记者说:“拍张好看的,盖过某些明星。”

这次回来,还想去哪里走走?倪萍笑答:“想推着自行车沿着解放桥走走,逛逛大明湖和趵突泉,那是我曾经练嗓子的地方,也是曾经浪漫的地方。”

谈绘画:别人画不出来

虽然并没受过专业的美术教育,虽然谦虚说自己“画得不怎么样”,但是倪萍还是认为自己的画作保持着某些特质,“别人画不出来。”

用倪萍自己的话来说,不知道自己会画画。当时,为了出版散文集《姥姥语录》,里面需要一些插画。如果请名家来画,过程非常麻烦,倪萍干脆说,我回去画画试试。连着画了十来天,她把画拿出来,把大家吓了一跳,都以为不是她画的。从那往后,她开始认真地画,也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别人画不出来的,是倪萍以笔墨与花草虫鱼间独特的交流方式,以及画面传达出的内心情感与生活情趣。

比如,一幅大写意荷叶,取名《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画面非常简单,只有两茎荷叶,一大一小,静静伫立。画面简单,笔墨也简单,然而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意境与简单写景已经大不相同,有了值得解读和品味的丰富内涵。

再比如,另一幅写意荷花,题了长长的字,“天知道,荷塘的神秘,是世人永远无法知道的,它展现给你的只是美丽的荷花丰硕的莲子,根深深地扎入泥塘,鬼在心灵。”画里透出来的人生哲理,能够给人很多启发。

倪萍说,自己画画,其实就是“感于物而动”,内心有所触动,就会产生表达的想法,就会有创作的欲望。“莫言获诺贝尔奖,我心里对老乡获奖感到非常高兴,就想画一幅画。我就画了一大束红高粱,穿着棉裤棉袄的爷爷奶奶坐在下面。我没告诉他,也没把画给他,但是画完了,我也就很释然。”

倪萍表示,画画给自己生活带来了很大变化。“我是一个内心特浪漫的人,但平常不愿意说话,和朋友聊天那样的情况很少,就自己在那坐着,想事情。有人说,你不寂寞?我说不寂寞,满屋子都是人,我想跟毕加索对话,到书架上把毕加索的书拿下来,就可以对话了。这样的生活,能让内心得到很大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的内心世界远远高于生活,有很多想法说出来会吓你一跳。”

倪萍说,自己还是想做一个对社会有意义的人,“大家说我的画好,有意思,我感到这也是我对社会作出的贡献。”